叶青看财经 | 个税改革要有“以民为本”的情怀

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-01-16 10:14:52

点击上方 蓝字  ▲  关注订阅 中部之声

好看的人都置顶了他




 

此次两会,毫无疑问,个税与房地产税是两大重点、焦点。


在新闻发布会上,财政部副部长史耀斌说:

此次个人所得税改革有两大内涵值得关注,一是提高个税起征点,财政部会根据居民的基本生活消费水平的变化来确定,提出一个提高起征点的政策性建议;二是专项扣除,财政部会根据实际情况,具体确定专项扣除项目的规模和数目。比如教育、大病医疗等。


因此,今年的个税改革有内容、有深度。



2011年6月底,我作为全国人大代表列席人大常委会,遇到了人民大会堂的个税之争,是一件终身难忘的事情。


这一场惊心动魄的个税争论始于网络。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2011年6月15日通过中国人大网公布了自2011年4月25日16时至5月31日24时期间,社会公众对个人所得税法修正案草案的意见,向公众梳理呈现了来自82707位网民的237684条意见、181封群众来信、11位专家和16位社会公众的意见。


针对此次草案将工薪所得减除费用标准从2000元提高到3000元,网上共有82536人对这条发表意见,其中赞成以3000元作为个人所得税费用扣除标准的占15%,要求修改的占48%,反对的占35%,持其他意见的占2%。网上部分意见认为,个人所得税费用扣除标准应提高,其中较多建议提高至5000元。有些意见提出,北京、上海、广州等一线城市的生活成本及房价都很高,3000元的个人所得税费用扣除标准不符合“基本生活费用不必缴税”的原则。专家建议应根据地区收入差异规定不同个人所得税费用扣除标准。




草案第三条个人所得税税率表一将工薪所得的适用税率由原来的9级修改为7级。网上部分意见建议将草案第1级数不超过1500元的月应纳税所得额5%的税率降为3%,体现国家普惠工薪阶层。有些意见建议降低起征点的同时降低适用税率,即工资收入1000元至5000元的月应纳税所得额适用1%的税率。


有的专家提出,建立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税制,可以照顾到纳税人的不同负担情况,有关部门应尽快推进这一改革。增加直接税在税制结构中的比重,是税制改革的方向之一,一味提高个人所得税费用扣除标准,减少个人所得税在税收总收入中的比例,不符合改革方向。


其中,燕京华侨大学校长华生提出,这次个人所得税法的修改,不应在个人所得税费用扣除标准上做文章,而应通过适当扩大减免税范围,增加与民生相关的特殊减免税项目,如扶养人口、房贷支出、教育支出等达到减税的目的。


网上有的意见提出,财税部门应尽快创造条件,推进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税收制度,考虑家庭抚养、赡养人口、教育费用、大病减免等综合因素,实行法定免税、申请减税、退税制度。财税部门要定期向社会公布税收使用情况,让老百姓清楚税收是否真正用于改善民生,帮助了贫困人群。有的意见提出,财税部门要加强执法力度,不能借口执法力量不足不主动追究偷、逃、漏税行为,给国家造成损失。



各种争论意见,最终要经过人大常委会来决断。6月27日,第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一次会议在人民大会堂召开,听取了《个人所得税法修正案(草案)》审议结果的报告。草案维持一审稿的将工资、薪金所得减除费用标准从2000元提高到3000元不变,考虑到公开征求意见中的多数网民要求再提高减除费用标准的意见,主要是希望进一步降低纳税人中中低收入人群的税负,草案将第1级税率由5%修改为3%,加大对较低收入人群的减税力度。


此次列席人大常委会,在讨论时我在第一组。争论的焦点集中在3000元上。再审稿维持了初审稿的意见,仍拟从2000元提高至3000元,并未采纳此前呼声很高的——进一步提高起征点的意见。我预计3000元的修改稿虽然会遭遇很多的反对票,但有可能通过。


在小组审议过程中,“火药味”很浓。与会代表们分为三派:一派赞成通过3000元的修改稿;另一派主张延后审议表决;第三派建议直接提高免征额。


让我终身难忘此次激烈的人民大会堂个税之争。起初,赞成通过3000元修改稿的意见占据主导,一些代表认为草案中的第一级超额累进税率由5%降到3%,已经充分考虑了网民的意见。但主张提高免征额的代表在讨论中表现激烈,他们将网民的意见带进了会议室,有的代表呼吁“非网民意见莫谈”;有的代表甚至明确而激烈地表态:“如果方案不调整,还是3000元,我一定投反对票”,这些表现在以往的讨论中非常罕见。作为列席代表,一般是在最后才发言。我在发言中的建议是,将个税免征额提高到4000元。



事情的转折点出现在6月30日的上午。在小组讨论之前,小组长宣布了一个让人愉快的消息:经过委员长会议讨论决定,“起征点”提高到3500元。大多数常委们松了一口气,情不自禁地鼓起掌来,我也倍感轻松。为此,委员长会议不止开过一次,可见各小组争论之激烈。各小组的争论情况,与我所在的第一小组的情况差不多。



30日下午,人大常委会3点准时召开,3点零6分,票数出来:134票赞成、6票反对、11票弃权,表决通过了关于修改个人所得税法的决定,修改后的税法于2011年9月1日起实施。我与旁边的代表说:“没有想到,方案转变这么快,还高票通过”。我立马在微博中发布了这个消息,网民反映十分强烈,有的留言说:这是最好的党的生日礼物。因为第二天就是“七一”。


2011年的个税改革,具有标志性的意义:开门修法,参会的代表普遍认为,“个税法修改一小步,民主立法迈大步”。这次个税修正案的讨论具有标杆作用。虽然中国的听证会越开越多,但公众的参与度和信任度一直不高,而在本次个税免征额讨论中,网民的意见直接进入了全国人大常委会,并直接影响了结果,这对恢复公众的信心有很大作用。



但是,在接受媒体采访中我也指出,在此次讨论中,全国人大可吸取的教训也很多:首先,要走出概念的误区。七八年来,从上到下,大家都把个税免征额混淆为起征点,产生极大的误区。免征额3000元如果误说为起征点,反对票会高得可怕。其次,要走出方式的误区。财政部方案出来之后,财税系统专家披挂上阵,亲自解释,他们是代表财税部门的,纳税人有抵触心理,这个时候本部门的专家是服务员,说多了适得其反。人大要有立法部门专家回避制度。最后,要走出方案的误区。就是不要先入为主,一上来就提出3000元的方案,大家只有反对的份。应该提出建设性的方案,供大家讨论。这样才能知道有多少人主张3000元、有多少人主张4000元。


况且,这种“3000元”的说法也过于武断。《个人所得税修改草案》在网上征求意见时,只有15%的网民赞成“3000元标准”。我分析,这应该是老百姓对个税改革的六方面愿景不清晰有关:


一是征税与退税。在国外有“负所得税制度”,即退税制度。我们何时建立退税制度?



二是征税与用税。财政经费的使用,年年审计,问题多多。支出如何做到不浪费?


三是应征与尽征。中国是低工资国家,而非工资收入高的人交了多少税?要扩大个税的覆盖面。


四是分类与综合。各种收入综合之后,税收透明度才会高一些。


五是个人与家庭。个人收入过了3000元,不等于家庭的成年人收入都过3000元。


六是月度与年度。这个月有工作,不等于月月有工作,有人提出应以一年为纳税周期。通过拉平,落实负担能力。


好在这些问题,都将在之后的改革历程中逐步予以解决。在30日下午的闭幕式上,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在讲话中指出,要按照“十二五”规划的精神,加快推进个人所得税改革,建立健全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度,更好地发挥税收调节收入分配的作用。实质上,这个任务留给了“十三五”。历史走进了2017年,个税改革仍然是重点。



本周热门文章 Top 5


吃亏是福,忍小谋大

别了,武汉公共自行车

为武汉铁路分局升格出过力

从“老通道”到“新通道”

96岁的老人在等他的红军大哥





~ 欢迎转发到朋友圈 ~


 中部之声

眼观中部 · 胸怀天下

经济观察 创新创业 | 叶青看数据

叶青读书会 | 大V对话 | 叶青看城

人物 | 鸡汤


新浪微博:叶青

腾讯微博:叶青








发表